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蒙面【中§未完待續】

  我躺在宿舍的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有人輕手輕腳的推開門走了進來,帶進一陣熟悉的清香。我微微勾勾嘴角裝睡。
  來人爬上我的床,雙手撐在了我的頸旁,居高臨下的姿勢。當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時,我迅速出手攬住來人的肩膀將他放倒在床上,形勢頓時逆轉。我的眼睛還不適應暗,模糊的人影我無法從面容來分辨,但是我卻可以確定來人是誰——
  輕輕一笑,我放鬆身子,讓兩具身體緊緊貼在一起,身下人一哆嗦。我緊緊的抱住他側著躺下來,嘴裡呢喃:“炎炎,讓我抱著你睡吧。”
  “……被發現了。”炎炎有點無力的扶住額角。
  “你身上的牛奶香還真是好聞啊……你都沒有別的沐浴液,怎么會不知道是你。”
  “哦……我是覺得你會想知道怎樣找到才來的。”
  “你話題轉的太快了!等等……你說什麽?難道你有辦法?”我已經精神滿滿的坐起來等著受教了。
  炎炎甩了甩還有些濕潤的頭髮,湊到我的耳邊。

  開學第三天學生會發出通告:由於所有新生交上的辦各種證件需要用的照片被偷,因此要補照,請所有新生於一星期內到學生會二樓人事部重新拍照,所有費用由學生會承擔。
  而這一個星期,我的任務就是:感覺。

=============我是困了的分割線================
額……咱不撑了……
明天再寫……
============================================
〓這是例行的因為咱要好好宣傳〓
歡迎大家來草莓殿玩耍哦!!
真誠歡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嘩嘩嘩!《天神右翼》出版!超激動!

指!從06年一直蹲到現在的呀!終於出版了啊啊啊!再不出版就要想掐死人啦啊啊!
紙大,咱愛你啊!
咱存的錢終於有去處了!!!【這出息……】
啊啊啊啊啊……激動的我都不會更新了。
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98三本書超過一斤的很便宜啊,一定一定都要去買啊!【廣告時間】
【默默退場,自己偷樂】
【話說……在去上大學之前有這種消息真是個慰藉啊!】
【你還有完嘛?不是想要轉紙大的博的嘛?啊?】
【我……這就轉……】
以下:
文題:歡慶《天神右翼》出版!
ryya1220400157.jpg
qews1220400157.jpg
kxtp1220400157.jpg

先把晋江的公告复制过来:

天神右翼淘宝购买地址:http://auction1.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1-46a1d17fbcebf589854f8ac6d0b6d5cb.jhtml

出版公司是台湾的先见出版公司,目前只能通过网络销售,出版方在想办法和代销商联系引进。

原本准备联系好代销商全部一起公布的,但我说了9月前一定会有,于是今天飞速贴来了,总算没有失约,擦汗。

其他方式过几天公布。

因为邮费较高,买书的大人可以考虑团购。

下面是一点感言。

因为答应好丫头们7、8月间把天神出书的事搞定,出版方的大人们已经被我摧残得人比黄花瘦。我一直喊着口号说“这钱不能赚我来贴都行,我只有一个目的——快出了书让我早点解脱吧!!”
这回跑去签名,我几乎被一直跑这事的国旗大人严重喷发出的怨念杀得遍体鳞伤……
但是,两年,这书,到底是出了!
新来的丫头或许一头雾水,但对于蹲坑较早的同学们,一定很能理解我的感受。
《天神》从06年底就签约,但不幸的是内地比较和谐,天神内容……看文的大人都知道,和谐之最。从天神签约到解约,到后来无数合作泡汤,我当时的心情简直就像炒股把财产全炒歇了似的。之后有遇到让我大量删减、修改书名,甚至改成BG的出版社或者编辑大,我都咬牙放弃了。每次丫头们问起我这书出版进展如何,我都蹲在墙角无限哀怨。
在这样灰暗的时刻,我遇到了国旗大人。他替我联系了先见出版公司,并且全程监督出版事宜,才有了前些日子我捧着书老泪纵横的一日!
在签名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这书说什么我也要尽量签,签到不能签为止,不然太对不起一直等这文的丫头了,所以俺身上顶了几百个蚊子大包,N个月没握笔的手也快残了……
一直对别人拿天神和我新作比较的事很介意,甚至有时候对这本书有抵触情绪,但真正拿到三本书的时候,真有心脏跳停的感觉。想起一年前在伦敦别人出去玩或者打工的时候我却没日没夜填坑的时候,曾傻兮兮站在牛津街中间看着selfridge幻想着它变成天界第七天和“路西法之吻”,也曾对着圣母百花大教堂和罗马竞技场兴奋地说那就是圣殿和魔界竞技场的原型,弄得我妈一脸莫名,还在卢浮宫外面豪迈地说“看,那是潘地曼尼南!”……我所有的朋友都没看过我的书,但所有人都知道《天神右翼》。过了很久,以为对这篇文感情已经淡了,但再一次看书,发现自己对这文投入的精力和感情,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出来的。
有点囧的是,结局最后一句话非常奥运。我写的时候,真不知道奥运标语……(补充一下:我不曾公开说过任何关于天神结局的内容,如果以前有任何网站上以我的名义发表关于这个话题的,都不是我本人。只要是和文章有关的等问题,我只会在作者专栏下说明。)
网络上依然会继续连载,结局差别比较大,是我后来想出来的,可能比原版的彪悍些。等我忙过这段会继续填,不过请以原版结局为主。:)
最后,想对一直蹲坑等文的大人说一声:对这么拖拉的作者都可以如此有耐心,爱你一万年!

……我会不会显得太幼稚了点?汗…………
维持了多年的稳重形象,就这么毁于一旦么?!

另外,佑伽yoka画的天神塔罗牌(是塔罗吧?)很可爱,来贴下:
【咱略了先】

天神的结局似乎是一年前就写完了的,所以这一回我交稿的时候,也是一个字都没有改,因为我清楚当初这个结局我是连着N个夜晚熬夜出来的,反复检查小修了很多次,几乎已经到达了那时候我最满意的效果。但是因为当时不是很会存稿(当时存了2万,现在存3万,汗,其实根本没有长进啊。),所以结局不很长(两万左右),估计很多丫头拿到书以后一高兴就唰唰扫完了。如果不喜欢结局,只有两种可能:1,你看太快;2,我这一年水平进步太快,一年前的东西你们已经觉得不够好了。自己选一个吧,啊哈。

还记得天神写完以后,我一如既往地犯了完结综合症,连续几日一开WORD打出的头三个字都是路西法。症状还不浅,持续了很多天。原本以为终于和天神挥手道别,但未料到出版遇到问题很多,一拖就又是一年。但是在我看来,没有让读者看到结局的文,就不算真正完结。

所以这一年,虽然别的坑依然有,但心中还是挂念着这几个主角,只要一连载天神,就算只有一章,也会有很熟悉的感觉,随手下笔,都没有一丝不适。米迦勒,路西法,玛门,贝利尔,梅丹佐,加百列,拉斐尔……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好像真的活着一般,然后忍不住叹一声,有孩子的感觉真好,虐待孩子的感觉,更好。^_^。

因为很喜欢创世纪神话的背景,以后我或许会再写同背景的故事,让《天神》也像莲翼的世界一样,有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主角,让故事变得越来越真实。但是,鉴于我喜欢放大炮发大雷的记录,如果看到了类似的新坑,不管隔了多久,大家还是要防着点好。

原本想说一说创作过程的悲苦生活,让你们知道相对写文被虐的我,大米和小路是真的轻喜剧了,但是估计丫头们心情都蛮好的,就不损了。外加其中付出的血汗和努力,是一言难尽。发自内心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和鞭笞还有打火机,我会将网上的结局尽量写得无·限·彪·悍。
======================================================
看了狂感動一把的~~~~
咱的紙!愛你喲!!!
======================================================
〓這是例行的因為咱要好好宣傳〓
歡迎親來草莓殿一起玩耍哦!
一定一定要來哦!

蒙面【上§微H】

當我看到你站在我面前眨著眼睛的時候,我仿佛看到了未來。
——紀臨
===================
  “,這個時候你應該緊摟著我的脖子,對……就是這樣……你啊……這么關鍵的時刻……怎么又走神……”我看著身下眼神成迷茫狀,身體卻遵循本能反應極力配合的男子,不禁苦笑。
  “嗯啊……你好棒……”細碎的呻吟從他口中滲出,“再用力……嗯……”
  “喂,不用講臺詞!你想讓我演不下去嗎!”我簡直要被他逼瘋,總是會一面呻吟一面眼神冷淡,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才是被上的那個,以至於如果掌控不好自己的情緒會使自己完全冷下來,然後不得不重新來一次……
  “哦。”他真的沒再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很認真的摟著我直到結束。有些奇怪。

  和我一樣都是“英里”的演員,其實就是所謂的GV男優。可是我們兩個跟其他的男優又有所不同。“英里”是老爸公司的附屬企業,加入這裡完全是因為玩心和……我面前這個人。
  “白,以後我不會來了。”的眼神有些暗淡,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拉起了他的手,冰涼的手,我問:“為什麽?你不是需要錢嗎?”
  他搖搖頭:“我要去上大學了,我申請到了助學貸款,還有這幾個月來在這裡賺到的錢,足够了。”
  我甚至要喘不上氣來,就要見不到了,一直以來幾乎每個月有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一起的,就要從自己眼前消失了,不,不!
  我拉著的手,說:“那至少,讓我看看你的臉,好嗎?作為交換我也給你看我的臉……”
  我正要伸手拉下遮蓋容貌的面具時,擁了上來,他的聲音有些發悶,但還是很耳:“白,我們與暗中相識,在暗中做愛,我們腦中沒有對方的容貌,沒有牽絆。請你留給我最後的尊嚴,讓我徹底離開這兒。”
  當消失在街角的時候我仍舊站在原地,身上還有的氣息。
  我扯下臉上的白布,扔向空中。我,絕對要找到你!

  一星期以後我站在“星華學院”的門口,期待著和的再次見面。
  “星華”現在一派熱鬧喜慶大大的迎新條幅掛在門口。
  我剛一進門就被兩隊人拉扯,一邊是服裝設計模特社,一邊是表演社,我自顧自的認同了一下,眼光還不錯。沒多久我就被我帶來的自家好兄弟炎炎救出來,他一臉的不滿:“你明明大學畢業這么久,博士學位也拿到手了怎么還來這種地方上學呀?”我不理他,他繼續說:“你說你看上的那個叫什麽……小的……你只見過人家的眼睛和身體,最重要的臉是一點兒沒看見,這怎么個找法?難不成去廣播站大喊一聲……”
  “咣!”我一拳揮下,“炎炎,你好歹也是個法學碩士了,話能不能不這么多?”
  炎炎捂著腦袋還是一臉無趣四處亂瞄,突然他猛地掐住我的大腿,我條件反射的飛起一腳把炎炎踹到了地上。周圍的學生們都停下來看這一場騷亂。
  炎炎居然在地上了,他沖我咧嘴:“我還是盡情享受大地母親的懷抱吧。”圍觀的人像是在看熱帶已滅絕生物一樣看我和炎炎。我索性也坐下來。那塊地面還沒被我坐熱呢,人流開始分成兩撥,從中間走來一個男子。中等個頭,身形偏瘦,身上卻隱隱散發出一種掩飾不住的高貴典雅的氣息,他走到我面前,自我介紹:“我叫紀臨,紀念的紀,臨界的臨,大三生,是學生會長,如果你有什麽需要的話,可以直接找我們學生會。”
  紀臨走了以後炎炎爬起來勾上我的肩膀:“你看你那個愣樣兒……我就知道你喜歡這一型的!會長啊……任務艱巨呢。”
  我恍然大悟是在一個小時以後:可以去找學生會長幫忙找。

  我急匆匆的找到學生會的辦公樓,沖到頂樓的閣樓就撞了進去,身後是一直阻攔我未果的文藝部長。閣樓裡沒有別的,只有一張床。床上有一個令我魂牽夢縈的背影,那緊實的脊背,姣好的臀形……在我反應過來時我居然在細緻的撫摸床上的人。
  文藝部長看到由俯臥姿勢中扭過頭來的會長頓時花容失色,“啊”的叫了一聲跑下樓梯。
  我的手還沒來得及從尾椎骨上收回來,臉上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個重拳。
  我倒在地上,臉火辣辣的疼,那個叫紀臨的會長一臉不爽的坐在床邊,問:“你是新生?”
  “是。”
  “你是同性戀?”
  “是。”這個紀臨問的真直接。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是……對不起。”我一定是太想念。
  “沒什麽對不起的了,我還給你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臉,轉而問,“你想找的人叫什麽名字?”
  我不知道他怎么會清楚我是來找人的,我誠實的說:
  “不知道。”
  “秦同學,你想說你連你要找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想找到他?你想去檔案庫翻幾個月?”
  “不,翻檔案庫我也不可能找到,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長什麽樣……我們只是匆匆遇見,又匆匆分離罷了。”
  紀臨沒再說話又躺回了床上,背對著我。
  我開門出去前,紀臨略帶睡意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里,他說:“秦同學,請一定要找到他,好好珍惜,不要讓到手的幸福又……溜走了。”
===================================
〓這是例行的因為咱要好好宣傳〓
歡迎大家來草莓殿一起玩耍哦!

在九月的頭上開窩

〓咱其實不想矯情〓
  話說,今天殤猛然發現了一件事:18歲之前和18歲之後真是大不相同。(指!廢話!)
  以前的自己羨慕那些會PS的人們,但自己總是會嫌麻煩不去學。
  現在咱已經會P簽名圖,做頭像,做章了。以前從來不敢想的呀!
  以前的自己申了這ID卻一直沒有用,理由是自己不會。
  現在咱已經做好了。而且自我還是很滿意的。
  以前的自己看到小孩子鬧騰就煩。
  現在咱看到小孩子笑起來,自己也會笑。話說今天還被我家老太太疑惑得問:你在笑什麽?
  我汗一個,自己是母性大爆發呀!
  以前的自己總是覺得論壇沒什麽好玩的只是浪費時間。
  現在咱已經在草莓殿混跡了將近一個月,為之還放下了洛奇里咱培養的腹小受,漸漸的對草莓殿也產生了感情,很希望能一直呆下去。
  以前的自己總是不想出門。
  現在咱有點兒迫不及待的到濟南去念書,想要迎接挑戰。
  以前的自己不會這樣靜下心來想自己改變了什麽。
  現在咱已經寫啦這么多啦!
〓咱其實就是想有個新的開始〓
  高中畢業,殤沒什麽大的感覺。
  沒有【畢業時我們一起失戀】的機會。沒有特別挂心的喜歡的人。
  洋洋和鯉魚去復讀了,也在濟南,咱有空去看他們。
  男男去濰坊復讀怕是見不到了,他說會短信騷擾來,我很相信這件事。話說我話費已經快讓他耗盡了。
  球兒和咱一個學校上大學,就是得分開一年,因為專業不同校區不同,也沒什麽大問題。
  柒寶和哈唧兩人仍然在一起,我很放心。還有璐璐。他們的學校里認識的人很多,應該也不會有什麽問題。
  這樣的感覺就像從來沒有分開過似的。
  很奇妙。
〓插花一句話〓
  額……殤昨天早上在家P圖的時候,突然聽到樓底下有個非常清脆的聲音(正太!)說了一句話,然後我就愣住了,再然後我就抽了……那孩子說:
  【張雨辰更肥……】
  這不一定是正確的字因為這是咱腦子里出來的字,某人看了會懂得……
〓我的怨念〓
  殤想在去報道前看完【超人前傳】的前七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還有六天……咱還有好多事要做……
  我怨啊啊啊!
〓這是例行的因為咱要好好宣傳〓
歡迎大家前往草莓殿安居喲!!
真心期待你的加入!!!
  
親們得知道現在幾點呀
ブログパーツ
殤就是介個樣~

千怨結殤

Author:千怨結殤
◎殤是一徹頭徹尾的腐女。
殤是腹控,溫柔控,銀髮控。
殤愛LULU,更愛LULU和朱雀在一起。愛極雷雷。
殤愛壬宵王道配。
殤在草莓殿混跡,歡迎大家來草莓殿一起開心的玩耍。

◎殤是一不折不扣的戀聲癖。
  【男隊】陸川光,石田彰,櫻井孝宏,福山潤,宮野真守,子安武人,三         木真一郎等……(指!到底還有多少!)
  【女隊】皆川純子,樸璐美,水樹奈奈,坂本真綾,平野綾。
◎殤看文看得很雜,只雷女變男。
◎殤寫長篇看來沒啥希望,短篇比較在行。

話說,殤是個神秘的人啊哈~【拍地上!踩扁!】

親親友鏈LOGO
殤希望數字很大很大
介是殤剛廢的
親都來這兒評殤的廢文
來來來這兒留言額
殤的文有分類哦
給殤的文存個地兒
是指的推薦來申請?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介個是殤愛的音樂
偶親親的友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